青浦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市场

来世还做鸳鸯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0 01:49:20

文/夏卿凉

鸳鸯于飞,毕之罗之。君子万年,福禄宜之。

鸳鸯在梁,戢其左翼。 君子万年,宜其遐福。

乘马在厩,摧之秣之。君子万年,福禄艾之。

乘马在厩,秣之摧之。君子万年,福禄绥之……

来世还做鸳鸯

小湖两岸载种着的杨柳随风而舞,只见湖中央的船头坐着一个身着淡绿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的女子,而她的身后,正坐着一个同样锦衣华服的男子。

男子浅浅吟笑,手摇着玉骨扇说道“鸳鸳打小就念着这诗,也不闲腻得慌。”

“怎会腻?”名唤鸳鸳的女子淡笑道,继而又转过身有些惋惜的对着男子说:“我最是喜欢鸳鸯,却是不常见,芙蓉城从未出现过鸳鸯呢!”

男子听后,停下手中的玉骨扇,大手附上女子纤柔的小手,眼神坚定的说道:“鸳鸳,往后我定陪你隐于山水,寻遍世界鸳鸯。”

女子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这一刻,他们好似都忘了,有个词叫世事无常。

维持这个姿式很久,两人材收回自己的双手,许是忘了男女有别,也许是根本就不想记起来呢?

来世还做鸳鸯

“梓鸯,你下个月的秋闱准备得如何了?”女子轻皱着眉头,似是怕自己影响了他的准备。

说罢,又懊恼的开口:“我就不该同你胡闹,秋闱是何等重要的事情,若是因我而影响了你,那伯父伯母该多难过啊!”

陆梓鸯好笑地看着她,听着她碎碎念,不但没有觉得烦躁反而觉得很幸福,半响他才说道“鸳鸳,别人不信我难道你也不信?况且哪怕没能中状元我陆家迎娶你过门也不会委屈了你去。”

甘鸳羞恼的说道:“胡说八道些甚么呢?快把船靠岸我的回家了,否则我爹娘该担心了!”

“我送你。”

来世还做鸳鸯

同那日游湖已然过去一月有余,越是邻近秋闱甘鸳心里就越发的高兴,同时却也越发的担忧,高兴的自是陆梓鸯那日送她回来时说待他高中就来同爹娘提亲,可同时又忧心怕落了榜……

嫁给陆梓鸯是甘鸳终生心愿!

甘鸳与陆梓鸯从小青梅竹马,甘家为商,陆家为官,都说官商勾结,这大人倒没勾结了去,反倒是这孩子勾结了在一起。

甘鸳很倔,除陆梓鸯的话,谁也不听。

记得儿时,甘鸳生了病,大夫开了药她不吃,非要听见下人来报说陆公子来了她才命人端上药,待陆梓鸯一口一口喂她才喝。事后,往往陆梓鸯都会从怀里拿出蜜饯,宠溺的摸着她的头说:“鸳鸳又不听话了?”

甘鸳很爱陆梓鸯,爱的卑微,爱的小心翼翼,在他眼前,甘鸯收起了所有的高傲和倔强,只为待在他身边。

甘鸳曾说:“陆梓鸯,没有你我宁愿死!”

而甘鸳不曾想到,原来,她真的会死,但幸运的是陆梓鸯却从未离去。

秋闱过后,甘鸳并没有等到陆梓鸯前来提亲,却听闻皇上把他赐婚于公主珺宁。

公主珺宁,倾国倾城,博学多才,身份高贵……真好,他们真配!

甘鸳病了,得了一种名叫陆梓鸯的病。

自赐婚书下来已有一月有余,她没有见到陆梓鸯,没有听到他的解释,他就这样,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。

甘鸳也不曾想到,珺宁会来见她。

珺宁是高贵,优雅,但她说的话却好似一把碎了毒的匕首,一字一句往甘鸳心窝子里戳,她说“甘鸳,放手吧!钱?权?才?貌?你哪一样比得过本宫?你能给陆梓鸯的本宫都能给,而且只会比你给的多。”

甘鸳身子僵了僵,才淡淡道:“公主给的是好,但他不要。”

好一句他不要!

珺宁说:“本宫给的东西,他不要也得要,况且,你这样会害了自己,还有他!”

甘鸳不语。

珺宁又道:“你真的很自私,明知道他抗旨不尊会被满门抄斩也要跟他在一起,陷他于此等不忠不孝之地。”

“爱本自私。”甘鸳抬眸看了珺宁一眼后又冷冷的说道“再说,若梓鸯死了公主也功不可没!公主知道何为爱吗?其实爱就跟死亡一样,你没得选择,自取灭亡也好,奋不顾身也好,我觉得都对! ”

珺宁走后,甘家数百口人以贩卖私盐全数下狱。

陆梓鸯知晓时,已是十日之后,离甘家处斩还剩三日,离他大婚也还剩三日,而陆梓鸯已做好了最后的打算。

他说“爹,我想去看看鸳鸳送她最后一程,我想她死在我手里或许不会那么痛苦吧。”

一壶毒酒两人灼。

陆梓鸯站在铁栏外说道:“ 鸳鸳,对不起:”对不起,我保护不了你,对不起我救不了你。

牢狱里的甘鸳并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而已,她问:“梓鸯还要带我看鸳鸯吗?听说鸳鸯雌雄异色,雄鸟嘴红色,脚橙黄色,羽色艳丽而华丽,头具艳丽的冠羽,眼后有宽阔的白色眉纹,翅上有一对栗黄色扇状直立羽,像帆一样立于后背,非常奇特和醒目,野外极易辨认。雌鸟嘴黑色,脚橙黄色,头和全部上体灰褐色,眼周白色,其后连一细的白色眉纹,亦极其醒目和独特。我们还能做鸳鸯吗? ”

“能的。”

说罢,把自己带来的酒递给她。

甘鸳没有一丝犹豫,端过酒杯一饮而尽。

因为是你,所以明知会死也喝得心甘情愿。

甘鸳说:“梓鸯,我们今生怕是做不成鸳鸯了。”

“能的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“能的!”

说罢,便把剩余的鸩酒悉数倒进自己的嘴里,笑着说:“我说能的。”

甘鸳已泣不成声,我已然做好放弃的准备,你又何必呢?

陆梓鸯好似知道她心中所想,说道“鸳鸯对爱情足够忠贞,它的伴侣死后,它会陪着它一起死,不会苟且偷生,鸳鸳,我们是要做鸳鸯的,除你,我怎会跟别人做鸳鸯?”

陆梓鸯向甘鸳伸出双手,牵着她缓缓倒下,嘴里轻念着 :

鸳鸯于飞,毕之罗之。君子万年,福禄宜之。

鸳鸯在梁,戢其左翼。 君子万年,宜其遐福。

乘马在厩,摧之秣之。君子万年,福禄艾之。

乘马在厩,秣之摧之。君子万年,福禄绥之…… ”

“我说我们一定可以做鸳鸯…...”

此生交颈梦难成,愧煞人间伉俪情。

图 | 网络

排版 | 空生

凡所际遇

绝非偶然

viagra怎么用

北京伟哥 北京哪里有卖正宗伟哥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金戈

相关推荐